泰山上古史概要

时间:2018年06月08日点击:

 秦始皇毁灭文化,焚毁了我国上古时期各国的史书和谱牒,给我们今天的夏商周断代造成了极大的困难,也给泰山上古史的研究带来极大困难。这对于一个历来以史官文化为主要文化特征的民族,无疑是一个无法估量的损失。号称五千年文明,第一个千年却拿不出文字证据,实在令国人憋气。为了解答这个问题,笔者对泰山上古史从文献到考古资料,进行了一番整理工作,理出了一条基本线索,写来与大家共商。
    一、泰山为什么会成为第一山
    在五岳中.泰山不是最高的,为什么几千年来,却成为中国的第一山?汉语中以泰山为高为大的词语不下几十个。除了《泰山大全》诸书中说的,因为它雄峙东方主生,为万物之始外,是否还有别的原因?笔者认为,其他原因有:中华民族在形成过程中,最早认识的大山就是泰山。古时“大”字有两个读音,一为大小之“大”,读da;二为大夫之“大”,读dai,演而化之,大山便读作大(dai)山,进而成为岱山。这里的最早,是指有文字以来。中国的文字,首先起源于泰山周围。从黄帝至夏桀是应当有了文字,不然为什么太史公记录的从黄帝至夏桀的世系那么清楚、那么连续不断,而黄帝之前的历史却不得而知呢?另一方面,由于黄帝虽然生在寿丘(今曲阜)但却经常迁徙,所以至今未能找到夏的文字。考古界对河南登封王城岗的发掘收获不大,是否在发掘方向上有偏差,可否到山西、河北去找找。 
    到了东夷族兴起,商人进入阶级社会,情况就不同了,东夷族和他的后裔殷商是有文字的。东夷族的文明始终围绕在泰山周围,囿于环境,他们只见着  泰山最高最大,便有了泰山为第一山的概念。他们神往泰山.甚至让老祖母做了泰山元君;他们称颂泰山,把一切好的词语用在泰山上,泰山便越来越神秘,越来越尊崇,以至于压倒其他山岳,这种尊崇、神往一直流传下来,加上日出,泰山便成了人们心目中的第一山,后来成为五岳之首。
   孔子是夷人的后裔,是少昊的四十四代孙。他又出生在黄帝出生的地方,孔子推崇泰山,更把后代的泰山崇拜推向高峰。
    二、关于七十二帝王封禅
    《史记.封禅书》载:“管仲曰:‘古者封泰山禅梁父者七十二家。而夷吾所记者十有二焉。昔无怀氏封泰山,禅云云;虑羲封泰山,禅云云;神农封泰山,禅云云;炎帝封泰山,禅云云;黄帝封泰山,禅亭亭;颛顼封泰山,禅云云;帝喾封泰山,禅云云;尧封泰山,禅云云;舜封泰山,禅云云;禹封泰山,禅会稽;汤封泰山,禅云云;周成王封泰山,禅社首;皆受命然后得封禅。"
    从这段古代唯一的记载看,(一)、黄帝以下,封禅比较频繁。黄帝及其孙颛顼,曾孙帝喾、玄孙尧、禹都封禅泰山,而炎帝之前的所谓“七十二家”之中,只有无怀氏和虑羲、神农三家,这可能与当时没有文字,只是世代口传有关。口传就容易迷失,待到有了文字记载.七十二家便只存十二家了。
    (二)多少年来,笔者就十分疑心管仲所记的“七十二家”是否有误。因为古代书简是竹木所做,毛笔书写.本来就只有十二家,由于渗透或磨擦,将
“十”字的竖划向右拐了一下.成为“七”字,后世以讹传讹,便成为七十二家。不然,为什么只保留下来十二家而不是十一家或十三家或其他。
    (三)如果真有七十二帝王封禅,照百年三代算,即使代代封禅,那也将有二千余年,如果像禹、汤、成王之间,每隔四、五百年才一次,那就要三万多年,三万多年前能封禅吗?按最少算,从周成王向前,便也是公元前三千多年了。那时的文字何在?口传二千余年,就那么准?二千余年只传下来三家(无怀氏
以下),岂不是挂一漏万?
    (四)十二帝王的“禅”,都是在泰山之阳,最南到会稽,大部在曲阜与泰山之间,大汶口周围,而社首在泰山脚下,这是为什么?是否与东夷族居泰山之 南有密切关系?是否与大汶口文化有密切关系?是否与黄帝出生地有密切关系?这是非常值得我们探讨和研究的。
    三、泰山上先后应有三尊神.即太阳神、泰山元君和泰山神

    在原始氏族形成,原始农业产生以后,泰山上的第一尊神应是太阳神。大汶口文化的墓葬方向,死者都朝向太阳出升的地方,便是证明。
    到母系社会后期,人们已经发现自己是母亲生的,人们的原始崇拜便由太阳转为母性崇拜.于是女性便成了神。太阳神由泰山极顶退居到今天的扇子崖。扇子崖的太阳庙应当引起我们的重视。
    现在学者们所说的“泰山文化”,无论是大汶口文化还是龙山文化,都是以鸟为图腾的东夷族的文化,两种文化中的大量鸟形器物证明了这一点。而泰山周围,在母系社会末期,最有名的女性当是商族的始祖母有绒氏之女简狄。“天命玄鸟,降而生商”,既有先商的图腾,也记录了这位真实的伟大女性领  袖。《泰山大全·神话掌故传说》也说她“先后找了十几个丈夫”显系知母而不知父。简狄“三人行浴,见玄鸟堕其卵,简狄取吞之,因孕生契。”(《史记·殷本记》。契生昭明,昭明生相土,相土乃简狄之曾孙)相土烈烈,海外有截。(《诗·商颂》)商族在相土时强大起来。而相土之都就在距大汶口十来公里的满庄。在那个早婚的时代,四世同堂的可能性很大,说不定相土还与这位曾祖母生活在一起。而相土对这位曾祖母也应是十分尊崇的。于是在曾祖母生前或死后,借着神话,尊她为泰山元君。元者首也,始祖母也,意思何等明确,而这位元君便一直占据泰山,唐诗中提到的元君也应是她。因此泰山元君就是简狄.而不是女娲。
    女娲氏是大大早于简狄的女性祖先,但无论传说和文献,女娲氏都是人首蛇身,以蛇为图腾,居于中国西部,即今甘、陕一带。与东方的东夷族、与泰山关系都不密切。
    人类进入父系社会,男子代替了女子,地位变了,男性崇拜便代替了女性崇拜。泰山神作为男性崇拜的产物便应运而生。泰山神,无论是金虹(少昊为金天氏)、太昊也好,还是黄飞虎也好,都是男子。当然,父系代替母系,也是有一番争夺的。笔者在同陶阳同志收集泰山民间故事时,便收到了这样一则传说:泰山元君与泰山神争夺泰山,他们是兄妹。元君聪明,预先将靴子埋在山顶。哥哥输了,只得把山顶让给妹妹,但却把山顶的树拔掉说:“晒死你个黄
毛丫头。”从此山顶是元君,山下是泰山神。
    为什么后来在长期的男权社会中,泰山元君始终占据泰山,一方面她是始祖母,身后附有一大堆令人生畏、不可动摇的神话,另一方面泰山周围始终是
商族的根据地,动摇了她,也就动摇了商族的根;第三,恐怕也与中国的“以孝治天下”有关罢。
    在大汶口文化存在的两千多年中,既包含了太阳崇拜到元君崇拜,也包含了从元君崇拜到泰山神崇拜的阶段。前两个阶段是漫长的,后一个阶段是较短的,大约只经历了五六百年。

    四、大汶口文化与相土之都
    满庄距大汶口约十公里,两遗址是什么关系?据《史记》记载,禹、契是同时期的人,那么,汶口氏族与满庄氏族是两个同时存在的氏族还是先后继承关
系,这有待考古发掘证明。仅就文献而盲,禹曾“浮云汶”,是来过大汶口的.在汶河中行过船的。而禹时期的确有一场大洪水。大汶口遗址据测算从
6500年前到4500年前,那距今4500年以后呢?大汶口人哪里去了?是否是因为那场洪水而北迁?大汶口人是否就是商族的祖先?简狄“三人行浴”,是否是在汶河里,简狄是不是大汶口人?笔者粗略计算了一下:
    孔子生于公元前551年,其76代嫡长孙孔令贻卒于1919年。在长达2470年里,孔氏嫡长支经历了76代,平均每代32.5年。二千多年中,早逝、长寿、战争、和平、医药水平等等,平均出来.是比较可靠的。这是世界上独—无二的宝贵参考资料。
    商族从契至汤,先后历14代,14×32.5=455年。商汤于公元前1600年灭夏。则契的出生时间大约为公元前2055年之前。这个“之前”,应是加上汤灭夏后至汤逝世的时间。这个时间与夏的建立时闻即公元前2071年几乎同时。由此证明了太史公关于禹、契同时的记载是可靠的。
    借此机会,我们也算一下黄帝族。
    我们的伟大始祖轩辕黄帝生在寿丘(今曲阜)。黄帝族应是泰山周围最早进入父系氏族公社的一支,也是全国最早进入父系的部族。但黄帝却没有在泰山周围定居下来,而是不断地迁徙。黄帝至尧、禹历经五代,尧、禹都是黄帝玄孙。尧长支,禹是末支。尧、禹虽系堂兄弟,二人的出生时间却差了两代,禹和尧的孙子应是同龄人。到启出生,黄帝族应第八代了。依照上述算法,黄帝的出生时间至少早于启260年。由此可以推算,黄帝大约生于公元前2331年之前(也应算上启出生到称王的时间)。夏被商汤灭亡后,夏人的世系也保留了下来。西周初年大分封,禹的后代封在杞,凭据就应是夏人自己的谱牒。尧、舜的后代也应有自己的谱牒。可惜这些十分珍贵的上古史料都被秦始皇烧掉了。
   五、泰山不是昆仑山.王母不是西王母
   在周武王和周公逝世后,为了巩固西周的统治,周初四位王成、康、昭、穆进行了一系列的开疆拓土的活动,东方的商人即“殷顽民”对抗最烈,所以成王首先东来,东封泰山,会见他的堂兄即周公的儿子伯禽,目的是镇压东方夷人的反抗。因为泰山周围是商人的老家,商人反周力量的集中地。周初将姜尚和伯禽两支西周最强大的力量放在今天的山东,可以想象,斗争是多么惨烈。康王无能,其父成王是深知的。到康王之子昭王,便开始南征。结果死在南方,“昭王南征而不复”。第四代穆王开始向西扩张,征伐大戎,遭到大臣祭(读zhai)公谋父的反对,他向穆王做了一大篇规谏,但穆王不听,“遂征之”(史记·周本纪)。然而这次征伐未达目的,收获甚微,并且起了反作用。“自是荒服不至”,人家都不来朝见他了。于是穆王才又采取和平政策。《穆天子传》说他好游历,西至流沙,在瑶池会见西王母,西王母在瑶池宴请周穆王。因此,穆天子是西行,西王母也应是西方的母系氏族首领,而不是泰山周围的人,西王母居住的昆仑山自然也就不是东方的泰山了。

  至于王母池的王母,应是后来道家作俑的结果。在后来的阶级社会中,王母娘娘是专门做为玉皇大帝的皇后而母仪天下的女子,和周穆王会见的西王母是两回事了。
    最后,笔者以自己的咏史诗作为结语。
    秦皇焚书断史征,三代旧迹漶不清。
    草木若是能言语,直谈山顶向爵松。
    满庄原是相土都,圣君岂忘始祖母。
    四代不足百年事,尊为元君传千古。
    碧霞元君是简狄,时同尧禹不须疑。
    阅尽泰山沧桑事,惟有此说最相宜。
    成王东封会伯禽,昭王南征穆西巡。
    瑶池阿母宴流沙,莫强泰山做昆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