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安之战

时间:2018年06月08日点击:

强攻摩天岭

   1947年春,为了粉碎蒋军对山东的“重点进攻”,我华东野战军取得莱芜大捷之后,立即挥师西进,兵临泰安城下。当时盘踞在泰安城内的蒋军七十二师。凭借泰山天险,在摩天岭、蒿里山这两个重要的军事制高点上,修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,配备了强大的火力。蒿里山、摩天岭好像两只老虎,一南一北看守着泰安城。敌七十二师的一万五千名装备精良的作战部队,戒备森严,层层设防。泰城内外到处是明碉暗堡,炮丛枪林,真可谓固若金汤。难怪蒋军七十二师师长杨文泉傲慢地拍着肚皮说:“泰安之城,稳如泰山,共军休想打得进来。”

    为了迅速、干净地歼灭泰城守敌,我攻城部队决定首先扫清外围,夺取摩天岭和蒿里山这两个制高点。4月22日,我军抢先占领了黄山顶、刁家镇、虎山等高地。23日深夜,我军某部一、三连沿着突兀崎岖的小道顺利地占领了可以直逼城关,仰攻摩天岭的最高基点蝎子山。24日凌晨三时,泰山军分区警二、警七团协助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包围了泰城四门,切断了泰城与摩天岭的通道,紧接着发起了向摩天岭的进攻。摩天岭海拔一千多米.背依泰山最高峰玉皇顶,山势险峻,易守难攻。担任主攻的第三连避开了正面的敌工事,从摩天岭的东侧,以极快的速度沿着黑黝黝的山沟爬上山腰。当敌人发现我们的部队时,我军已来到敌指挥部附近。守卫摩天岭的蒋军一0一团副团长郑伯勋惊恐万状,万万也没料到我军如此神速。他慌忙指挥着追击炮排、搜索排、特务排及其加强营的兵力拼命顽抗,但已无济于事。此时,我军的强大火力已压向山顶,手榴弹、炮弹的爆炸声震荡山谷,敌人的指挥部完全陷入我军的重围之中。郑伯勋迫不得已,只好带着他那溃乱的残部向另一山头工事逃窜。而来不及逃跑的电台人员及全部器材,都落到了我军手里。至此,郑伯勋和泰安城里的蒋军完全断绝了联系。

    退守在主峰工事里的蒋军,不甘失败,妄图夺回失去的地盘。一部分蒋军在轻重机枪的掩护下向我军反扑过来。我军六排长王子禄高喊着:“同志们,冲啊!”在弹雨中,他端起冲锋枪,一梭子撂倒了几个蒋军,接着又扔过去一个个手榴弹,手榴弹在敌人中炸开了花,把反扑过来的蒋军全部揍回碉堡里。战士们立即组织了两次冲锋,可是敌人凭着有力的地形和工事,两挺机枪向我军猛烈扫射,我军受阻,一时冲不上去。这时,十班长邢得胜心急如焚。为了尽快夺取摩天岭,他不顾一切地向那挺正在扫射的重机枪冲去。当离机枪还有30米时,他一颗手榴弹扔在敌机枪射手的脑盖上,随着一声巨响,重机枪立刻哑吧了。另一挺机枪刚从岩石后面转过头来,战士张景元和王乐丹抢上一步,一个搂住枪身,一个抓住枪腿,奋勇夺了过来。我军战士越战越勇,喊声震天,炮声隆隆,敌人的工事全部被摧毁,摩天岭的守敌惨叫着滚下山去。

    经过三个小时的激战,战斗胜利结束了。我军完全占领丁摩天岭。此刻,泰山巍峨的群峰披上了灿烂的霞光,英雄的解放军战士,立于高耸云天的摩天岭上,微笑地俯视着泰安城内已成瓮中之鳖的蒋军,准备迎接更大的战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血战蒿里山

    我军夺取了摩天岭,泰安城内的蒋军一片惊慌。蒋军七十二师师长杨文泉急得暴跳如雷,他拍着桌子把师部的大小头目训了一通,又抓起电话,对守卫蒿里山的三十九团团长陈耀先厉声训示:“要不惜一切代价,确保蒿里山阵地,如有失误,按军法处置!”蒿里山的军事位置,比摩天岭更为重要。它护卫着津浦铁路,看守着泰安城,关系着蒋军七十二师的命运。战前蒋军早就在蒿里山上修筑工事,严密设防。山坡上,战壕纵横,地道曲折复杂,四面沟通。五座坚固的碉堡,控制着东、西、南、北、中。山周围,插了两道鹿寨,还拉了一道铁丝网。

    为了尽快夺取蒿里山,我军于24日夜,集中优势兵力猛扑西关车站及娘娘庙。占领娘娘庙后,继续由北向南猛突,前锋直插西关市街防线,造成一种佯攻泰城之势,用假象搅乱蒋军的作战部署。当敌人的注意力集中到西关市街防线的时候,我炮兵部队突然以密集的炮火猛轰蒿里山的前沿工事,炮弹像雨点一样在敌人的工事群中开花。不一会,车站附近的蒋军团指挥所就被摧毁,蒿里山西南坡的碉堡被炸得稀巴烂。在炮火的掩护下,我主攻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突破了蒋军的铁丝网、壕沟及两道鹿寨,从南麓冲了上去。穷途末路的蒋军,凭着坚固的工事拼命顽抗,蒿里山主峰炮楼与东南坡的碉堡里,喷出了一道道火舌。战壕里,敌人的手榴弹成串地往山下扔。我军战士冒着弹雨,匍匐前进。前面的人倒下了,后面的人接着冲上去。后来,我军战士利用地形,冲破了蒋军的三道防线,迅速夺取了东南坡的炮楼,接着又向山顶发起冲锋。敌人见火力点失效,便涌出工事,疯狂地向我军反扑。两军短兵相接,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。我军战士勇敢冲杀,如猛虎下山,勇猛顽强。浓烟与火光中,杀声阵阵,刀光闪闪,杀得敌人血肉横飞。我军二连七班战士杜金祥带着三处刀伤,不顾剧痛,拼死搏斗,一连挑死了两个敌人。当他向第三个敌人冲刺时,地道里突然冒出一个蒋军,一刺刀捅进了他的腹部,他忍着疼痛,猛扑在敌人身上。狠狠地咬去了敌人的一只耳朵,在搏斗中,杜金样壮烈地牺牲在蒿里山上。一连一班班长刘常安,带领全班战士击溃了蒋军的几次冲锋,顺着地道,占领了山顶北面的一个火力点。三连二排的战士们奋勇拼杀,跨过战壕,越过血肉模糊、遍地狼藉的敌尸体,勇猛追击。经过反复激烈地争夺,我军终于将蒿里山顶占领。敌人迫不得已,顺着地道,撤退到东麓工事。

    蒿里山顶被我军占领后,蒋军三十九团团长陈耀先急红了眼,为了夺回蒿里山,他重新配备了火力,并亲自带着两个营的兵力迅速增援。敌人凭着他们的炮火优势,轮番轰击我军刚刚占领的阵地。近千名蒋军隐蔽在工事里,向山顶迂回包抄,形势十分危急。二连二排战士徐光明、孙善友、夏其盛三人靠着缴获的一挺轻机枪、十一支步枪,固守在山东南坡的碉堡中。徐光明用十一支步枪轮换射击两侧的敌人,孙善友、夏其盛的一挺机枪挡住了数百名冲过来的蒋军。他们三个强忍着饥渴,紧密配合,击溃了敌人二十多次冲锋,一直坚守到我军反攻。

    25日下午,我军第二次向蒿里山发起进攻。主攻部队首先切断了泰城与蒿里山的通道,然后在炮兵的配合下,从四面八方向蒿里山包抄。此时,蒿里山守敌已孤立无援,工事也残缺不全。疲惫不堪的敌人在我军的强大攻势下,节节败退,向山顶龟缩。坚守在碉堡里的三位勇士,见时机已到,立即冲出工事,在敌人的背后猛烈开火。蒋军腹背受到致命打击,乱作一团,完全丧失了战斗力。我军仅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问,就又夺回了蒿里山。敌团长陈耀先被击毙,残敌全部被俘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攻克泰安城

    25日下午,我军胜利攻占了蒿里山,突破了西关市街防线后,又在摩天岭附近歼灭了一股从肥城过来的蒋军。至此,泰城外围基本扫清。城内的蒋军,困兽犹斗,准备与我军决一死战。他们一面向上司呼救,一面继续加强城防工事。我军为了彻底歼灭敌七十二师,泰山军分区警二团协助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,在城外构筑工事,封锁了所有的通道,以防蒋军突围。又在南留、界首两地设下埋伏,用来拦截蒋军的援兵。泰安县委和县政府,广泛动员民众,积极支援前线。浩浩荡荡的小车队,日夜不停地为解放军运送给养、弹药。各区组织的担架队,冒着密集的炮火抢救伤员,仅山口区就出夫两千人,小车六百辆,担架一百五十副。县妇救会也把泰城附近的妇女组织起来,为攻城部队磨面、碾米、看护伤员。可以说,为解放泰城,全县人民全部动员了起来。

敌七十二师师长杨文泉几次组织部队突围,全被我军堵了回去。蒋军总部派来了战斗机,对我军阵地疯狂地进行轰炸、扫射,妄图帮着城内的蒋军冲开一条血路,沿津浦线向南逃跑。我军指战员识破了敌人的企图,立即举起步枪,架起机枪,冲着低空盘旋的飞机猛烈开火。在一阵阵弹雨中,一架敌机中弹起火,坠毁在泰山东麓。其它几架飞机见事不妙,仓皇逃窜。城内蒋军突围的企图彻底破灭。

    25日晚8点,总攻开始了。激烈的战斗在西门、东门、南门同时展开。炮弹呼啸,浓烟冲天,接连不断的爆炸声震荡着东岳。泰城东门外,火光闪烁,杀声震天。攻城部队架起云梯,呼喊着向城墙冲去。著名的爆破大王盖希云带领着爆破队,冒着密集的炮火,巧妙地利用地形、地物,灵活地逼近城墙脚下。敌人的机枪拼命地向爆破队射来,盖希云指挥爆破队敏捷地抱着炸药包,匍匐前进。接近城墙后,他们翻身跃起,在城墙的残破处放好炸药包。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砖石腾空,城墙被炸开一丈多宽的大缺口。突击排排长一声高喊:“冲啊!”全排立即向缺口冲去。凶恶的敌人垂死挣扎,集中火力封锁城墙缺口。顿时,手榴弹、迫击炮、重机枪响成一片,冲锋受阻,排长受伤。十班长高呼一声:“跟我来!”带领大家继续冲锋。这时,一颗手榴弹突然落在他和战友的身边。说时迟,那时快,十班长为了保护战友,毫不犹豫地用脚一踩,将手榴弹踩进松土中,就势跪压在上面……十班长的英雄行为鼓舞了整个阵地上的我军广大指战员,战士们不怕流血牺牲,英勇冲锋陷阵。八班长与五名战士冒着弹雨登上了城墙,占领了炮楼。我军嘹亮的军号吹响了,大部队成连、成营地从东门涌进城内。东门守敌乖乖地举起了手。我军战士像汹涌的潮水一样,沿着城墙、街巷向敌师部压去。

    东门攻克以后,西门和南门也先后被攻破。我军与蒋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。26日凌晨,龟缩在敌师部和岱庙内的蒋军,仍以密集的火力负隅顽抗。为了保护岱庙中的文物古迹,我军展开了强大的政治攻势。七连长只身跳进西院,勇敢、沉着、简单明了地向蒋军讲明了我军的宽大政策。这时,几个“解放战士”也跳进院内,脱下外衣,露出穿在里面的蒋军服装,向岱庙内的蒋军喊话,“蒋军弟兄们,我们原来是李仙洲的下属,现在八路军待我们非常好,你们千万别给蒋介石卖命了!”经过这一宣传,岱庙内的蒋军看大势已去,全部放下了武器,向我军投降。与此同时,我军指战员越过二衙街敌师部的围墙,击毙了顽抗的守敌。占领了敌师部,在地洞里抓住了化妆成士兵的敌师长杨文泉。

    这次泰安之战,仅用了5天的时间,就歼灭了蒋军七十二师师部及其新十三旅、十五旅、三十四旅全部。毙敌5,000余人,俘虏蒋军15,000余名,活捉将级军官7名,缴获大炮62门,轻重机枪480挺,步枪5,000余支,各种弹药50万发,汽车70辆,击落美制蒋机一架。这一伟大胜利,有力地改变了敌我双方在山东战场的力量对比,为粉碎国民党对山东的重点进攻起了重大作用,人民解放军的丰功伟绩,将永远铭刻在人民心中。